首頁 > 晉商 > 正文

曾有一個做煤老板的機會!山西籍青海首富李銀會的酒局


2020-12-05 00:40:39   來源:   作者:   評論:0 點擊:100

 

作者|雷彥鵬

編輯|劉肖迎

生長于山西絳縣農村,求學在北京大學地質學系,創業在大西北且因青青稞酒成為青海首富——“三段式”傳奇經歷,連接起了李銀會人生的前50年。

本來,這段故事已經被淡忘在地廣人稀的大西北,鮮有人提及。不過,在郭廣昌“飲下”金徽酒之后,小酒企們在資本市場開始異動,青青稞酒也突然“受寵”,從11月9日至11月19日,9個交易日內股價上漲超79%,使得這家公司及其背后的李銀會再次成為話題。

曾有一個當煤老板的機會,擺在李銀會的面前,但他放棄了,他覺得白酒行業更有前景。于是,他將當時瀕臨倒閉的國企青海青稞酒廠收購,并帶領這家酒企走上了資本市場。

“白天會議桌上講酒,晚上餐桌上喝酒,夜里床上醒酒。”李銀會說,這是他的常態。

從財富的變化來看,他當初的選擇,似乎押對了,“首富”的桂冠就是最好的證明。不過,從企業經營來看,走不出青海且處于虧損中的青青稞酒,如今面臨的壓力,著實也不小。

11月19日收盤后,青青稞酒因股票異動收到關注函,從11月20日到11月28日,股價下跌超21%。

 

半個月,財富翻了倍

 

青海首富李銀會是山西人,曾經的上海首富郭廣昌是浙江人。這兩位大佬在公眾視野里并無交集,但他們有很多相似之處,比如,年齡相仿,出身幾乎相同,又都是“愛酒”之人。

郭廣昌出生于1967年的浙江東陽橫店,父親是石匠,母親是菜農。但是他努力讀書,考上了復旦大學哲學系。李銀會比郭廣昌大1歲,出生于山西運城絳縣,家境同樣貧苦。

出生在窮苦人家的孩子,大抵都有一個走出大山的夢想。李銀會也一樣,他最初的夢想,很樸實——離開農村,做一個不用刮風下雨都去農田里干活的人。

跟郭廣昌一樣,李銀會也是家中老小,也考上了名校——北京大學。

李銀會出生的時候,父親已經60歲。在他上學需要錢的時候,父母已經沒有了經濟能力,只能靠親戚朋友們的接濟與幫助。

從小學到初中,李銀會的每日三餐幾乎都得吃紅薯,就連喝米湯,里面也是米粒少、紅薯多。之后多年,紅薯成了他最怕的東西。2014年,在甘肅衛視《一起回家吧》節目中,他直言:“見著就害怕”。

 

《一起回家吧》視頻截圖

高考之前,李銀會并不知道北京大學哪里好,只是聽老師說,成績好就得報考北大、清華。1983年,他如愿考上了北京大學地質學系。等到錄取通知書送到村里的時候,他身上的壓力遠遠超過了喜悅,因為家里沒錢交學費,還得買火車票。

親戚們湊了15塊錢,李銀會才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車?;疖嚿蠜]有座位,他從頭天晚上一直站到第二天下午,到了石家莊才有了座位。

學校每月會發14塊錢的助學金。對他來說,這筆錢太重要了,省吃儉用,月底還略有盈余。

 

在校期間,每次野外實習做地質調查,幾乎都是去人跡罕至的地方,甚至是無人區。有人這樣形容他們,“遠看像逃難的,近看像要飯的,過來一看,是地質勘探的”。

從本科到碩士研究生畢業,李銀會在北京大學度過了人生最重要的7年。

畢業28年后的2018年,北京大學建校120周年時,52歲的李銀會被北大地空學院以“優秀企業家校友”的身份邀請做分享。他講述了自己從未名湖畔到青藏高原的故事,感謝母校和地質專業給予自己的一切。

復旦大學是郭廣昌人生的轉折點,北京大學對于李銀會而言,亦是如此。

在時代的進程之中,一個在上海這樣的國際大都市,一個是在偏遠的大西北,平行線上的兩個農村孩子,都發現了商機,也都實現了財富的積累。

雖隔著千里,但對酒的興趣,使他們交織在2020年的白酒行情中。

今年以來,白酒板塊異常瘋狂,但是,熱鬧始終屬于貴州茅臺、五糧液、瀘州老窖等一二線酒企們,排在隊尾的“小酒”們,如金徽酒、青青稞酒,始終四平八穩,波瀾不驚。

改變這一局面的導火索,被認為是郭廣昌與他的復星系。

 

郭廣昌

從5月到10月,復星系先是入主金徽酒,然后又通過要約收購加碼控股權。長期少有人關注的金徽酒,從10月12日到11月12日,一個月之內,股價漲幅近200%。

郭廣昌收購金徽酒,仿佛給沉寂的“小酒”們打開了資本涌流的閥門,隊尾的“差等生”開始躁動,伊力特、金種子、青青稞酒……短期內均大漲,有市場人士將之稱為“郭廣昌效應”。

李銀會控制的青青稞酒,更是此次大漲的“排頭兵”。

從11月9日至11月19日,青青稞酒連續9個交易日上漲,漲幅超79%,其中就有6個漲停,且在最高點時,相較于月初的低點,幾乎實現了翻倍。

在“郭廣昌效應”之下,李銀會的財富也跟著水漲船高。

 

山西人變青海首富

 

 

17歲離開山西老家;求學、工作,在北京待了11年;1995年開始在青海創業,至今已有25年。李銀會說,他對青海的感情,比故鄉更深。

李銀會與青青稞酒之間正式產生聯系,已是2005年。在這之前,他靠倒騰電腦,積累了最初的財富。

1990年從北大畢業之后,很多同學都準備出國,而李銀會經校友推薦,進入了國企華能集團旗下公司工作,主要負責開發西北區域的電腦銷售業務,他也將戶口留在了北京。

 

出差青海,開拓空白市場,還是很艱苦的。不過,對于一個剛步入社會的高材生而言,是一個很好的鍛煉。更重要的是,收入也很可觀。

當時,平均工資不過100多塊,他一個月就能拿到500元。

這對他來說,足夠了,但是,對他的家族來說,還遠遠不夠。

在老家,家族的祖祖輩輩都是農民,就他一個人走了出來,而且,他的學業是在親戚們的幫助下完成的。

“我對家族有責任,家族對我有厚望。”他說,改變自己和家族的命運,是自己創業的動力。在北京,解決不了這些問題。

在國企干了四年后,他終于離開北京,到了青海。那里,是一片新的天地。

 

青海省西寧市

他在西寧租了一間門面,開了個電腦門市部。創業資金不夠,他靠著在中關村積累的人脈,賒來貨,賣出去,再還款。在那個電腦興起時代,僅三年時間,“北大研究生賣電腦”在青海就有了一定的影響力,在青海同行中,銷售額率先破億元。

這中間,李銀會將家族中人也逐漸拉進了自己的生意中,帶著他們一起改變命運。

開始那幾年,賣電腦的利潤很是豐厚,但是,行業越來越透明,賺錢的空間越來越小,庫存消化周期越來越長。

他思索再三,開始謀劃轉型。

那個時期,恰逢大量國企轉制。于是,李銀會開啟了收購大門,進行資本運作。

第一起收購發生在1997年,他以370萬元收購了西寧電機電器廠。之后,李銀會又陸續收購了深圳西海電子公司、青海丁香面粉廠、青海中藥材公司第四分公司等十幾家企業。

青海青稞酒廠在當地家喻戶曉,可由于經營不善,在倒閉邊緣垂死掙扎。李銀會對其關注了三年,終在2004年年底參與酒廠改制,2005年,通過華實投資對其完成了收購。

李銀會說,當時,他還有個當煤老板的機會,但他放棄了,因為他更看重這家酒企,這才是“難得的機遇”,而且更有前景。

在收購的企業中,青海青稞酒廠是體量最大的一家,甚至是此前并購的企業的10倍以上。這也注定了,李銀會準備在白酒領域干出一番模樣。

2003年,白酒行業開啟了“黃金十年”,行業景氣,大小酒企一片繁榮,當然,其中泡沫也很大。但是在那個十年,打廣告,搞營銷,產量跟得上,小酒企也有春天。

李銀會也趕上了。

投入資金、調整管理層,組織專業的銷售人員對終端市場進行開發、維護和管理,同時,對經銷商進行整合篩選,并將公司的產品由單一系列擴大為“互助”“天佑德”“八大作坊”“永慶和”等多個系列,由中低檔布局到中高檔。

改制之前,作為老國企,這家酒企管理粗放,冗員嚴重,激勵機制不足。李銀會進駐后,推行預算管理體系,向精細化管理轉變,并開始贊助環青海湖國際公路自行車賽、黃河搶渡挑戰賽等體育項目,還在中央電視臺及一些報紙、雜志進行廣告投放。

多項舉措并施,很快就有了成效。收購僅兩年后,2007年,酒廠就扭虧為盈。

2011年12月,李銀會將青青稞酒推向了資本市場——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。華實投資持有青青稞酒65%的股份,是其控股股東,李銀會又持有華實投資94%的股權,系青青稞酒實際控制人。

 

深圳證券交易所

向資本市場的一躍,也是李銀會財富的一躍。在2015年胡潤中國富豪榜上,李銀會以80億元的財富,再次榮登青海首富。那年,中國首富還是王健林,身家達2200億。

 

青青稞酒之困

 

 

青稞酒,藏語稱為“羌”,是青藏高原的特產,帶有強烈的地域文化,自然,青稞酒也深入了當地人的骨髓。在青青稞酒所在的青海省互助縣,坊間就有“互助的麻雀都能喝二兩”的說法。

青稞酒的主要原料,便是青稞,這是青藏高原上最主要的糧食作物。在青藏地區,關于青稞種子的來歷,流傳著各種故事。

雖說青海人民喜歡喝青稞酒,但是,青海的人口還沒有很多地級市的人口多(2019年年末,青海省常住人口607.82萬),而且,很多強勢名酒也在滲透西北市場。對青青稞酒而言,想辦法走出來,才有機會活得更好。

可惜,帶有自己獨特個性的青青稞酒,始終沒能走出青海。

這么多年,青青稞酒的核心市場一直在省內。2011年,青海省的營收占比為80%,到2019年,還有70%以上的收入來自省內市場,且省外市場主要還是在甘肅、寧夏、西藏等地。

更重要的是,公司的收入并沒有增長,甚至是下行趨勢。上市以來,青青稞酒營收最高點是在2013年,之后便開始起起落落,直到2019年,也尚未達到2013年的水平。2013年,公司營收為14.38億元,2019年為12.54億元。

 

事實上,在青海大本營市場,青青稞酒的收入也是在下降的。市界翻閱年報發現,青海省2013年為青青稞酒貢獻了10.77億的收入,而2019年僅為8.88億元。

銷路遲遲打不開,投入在加大,利潤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與營收相似,青青稞酒凈利潤的最高點也是在2013年,為3.73億元,之后一路向下,2019年只有0.36億元,而且在2017年還出現了0.94億元的虧損。

在2019年業績快報中,青青稞酒解釋稱,由于公司對消費者消費趨勢把握不到位,重要節日期間消費提檔的預期不足,高酒精度、中高檔產品開發滯后,對次高端引領下的渠道分級管理及資源聚焦管理不夠。

白酒行業從2016年開始,逐漸走出了調整期,但顯然,青青稞酒并沒有把握住機會。

2020年前三季度,其業績下滑更嚴重:營收為5.46億,同比下降33.89%;凈利潤為-0.64億元,降幅達333.6%。

青青稞酒的品牌認知度本就偏低,而且身處偏遠的西北,也沒有太多的故事可講。放眼全國,名酒林立,強勢品牌太多。不過,青青稞酒有自己的特色,而且是全國最大的青稞酒企業,業績為什么一直不理想呢?這或許跟李銀會的“分心”有一定關系。

從2013年開始,李銀會便開始將視線轉向海外,先后斥資1500多萬美元收購了美國馬克斯威酒莊(Maxville Lake)、葡萄酒生產和銷售公司Napa Chiles,之后又出資100萬美元在美國設立全資孫公司TSG,負責運營出口青稞酒。

同時,青青稞酒還出資500萬美元在美國設立的全資子公司OG(Oranos Group),其持有青青稞酒在美國境內的所有股權和資產。

李銀會的想法是,進軍葡萄酒市場,同時讓青稞酒走向國際??墒?,OG長期處于虧損中。

2017年至2019年,OG累計虧損5068.11萬元。2020年半年度,OG總負債達2.35億元,凈資產為-2167.57萬元。目前來看,OG非但沒有成為增長點,還成了青青稞酒的拖累。

在2015年的時候,青青稞酒還斥資1.44億元,收購了中酒時代(“中酒網”的運營主體)90.55%股權,試圖布局電子商務平臺,給青青稞酒插上了“互聯網+”的翅膀。不過,其同樣一直處于虧損狀態。2017年,青青稞酒還對其計提了1.79億元的商譽減值。

一番折騰之后,原本就不強壯的青青稞酒,變得更孱弱了。

在“郭廣昌效應”中,青青稞酒股票異動,期間,李銀會的華實投資還在通過集中競價減持。

11月19日收盤后,交易所下發關注函,要求青青稞酒確認是否存在應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,公司基本面是否發生重大變化……11月20日開始,股價一路下跌。

 

在北大地空學院那場分享會上,李銀會告訴學弟學妹們:選擇創業就是選擇勝利,男人可以被打敗,但不能被打碎。失敗了也必須爬起來直到勝利,而且勝利沒有終點,必須是從一個勝利走向下一個勝利。

李銀會的下一個“小勝利”,是要在甘肅市場立足。

“青甘一體化”是青青稞酒一再提及的戰略方針,即以青海為根據地、以甘肅為第二根據地,將公司的戰略核心外擴至甘肅市場。

這就巧了,郭廣昌入主的金徽酒,正好是甘肅的白酒龍頭??磥?,這兩位“首富”要正式碰面了。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265億市值!山西美錦能源上榜2020胡潤中國民營500強
下一篇:年凈賺近2億!剛剛,山西“俞敏洪”牛三平家族企業擬赴港上市

今日熱讀
累繳稅費10多億!山西礦老板李衛國夫婦向太原理工大捐贈一千萬
陳永貴遺孀宋玉林女士遺體告別儀式隆重舉行
總資產460億!剛剛,中鐵十二局換帥:李天勝任董事長
運城市政協原主席安永全突然逝世,《我的高考》曾看哭了無數人
山西最大民營煤炭巨無霸誕生,孝義鵬飛成600億山西資本新貴
山西財專校友,信達梁強調任中國東方資產副總裁
河津首富史氏家族“再戰”太原迎澤大街“爛尾局”
重磅!王俊飚任晉商銀行黨委書記,提名董事長
師李軍或接任漳澤電力總經理!潞安一波人事任免
彭家華折戟太原御庭華府背后:從山西40億身家富豪到非法吸儲
本周熱讀
陳永貴遺孀宋玉林女士遺體告別儀式隆重舉行
總資產460億!剛剛,中鐵十二局換帥:李天勝任董事長
山西最大民營煤炭巨無霸誕生,孝義鵬飛成600億山西資本新貴
運城市政協原主席安永全突然逝世,《我的高考》曾看哭了無數人
累繳稅費10多億!山西礦老板李衛國夫婦向太原理工大捐贈一千萬
孫宏斌799億、郝江波38億摘晉商男女首富!姚俊良232億居晉首富
山西文水前首富李增虎涉黑獲無期,曾貢獻當地1/4財政收入
華晉焦煤“掌門人”楊建華調任汾西礦業董事長、黨委書記!
”山西娃”張利東高光回鄉:字節跳動山西將有這些大動作
沉痛哀悼!晉綏老革命,山西省委原書記李立功走了,享年96歲
本月熱讀
陳永貴遺孀宋玉林女士遺體告別儀式隆重舉行
沉痛哀悼!晉綏老革命,山西省委原書記李立功走了,享年96歲
山西最大民營煤炭巨無霸誕生,孝義鵬飛成600億山西資本新貴
孫宏斌799億、郝江波38億摘晉商男女首富!姚俊良232億居晉首富
運城市政協原主席安永全突然逝世,《我的高考》曾看哭了無數人
總資產460億!剛剛,中鐵十二局換帥:李天勝任董事長
華晉焦煤“掌門人”楊建華調任汾西礦業董事長、黨委書記!
最高25年!曾是山西地產大佬,陳兆平等54人涉黑案公開宣判
曾任首鋼集團董事長!剛剛,“70后”山西人靳偉任北京市副市長
山西文水前首富李增虎涉黑獲無期,曾貢獻當地1/4財政收入
(★^O^★)MG海底捞鱼官网 广西快乐十分任二计算方法 麻将对对胡 广西11选5开奖手机直播 码和不码是啥意思 极速赛车公式技巧个人经验 哈尔滨2毛麻将群无押金 银河999游戏唯一官网 国王vs快艇 大乐透不变的规律技巧 青海11选五走势图结果 今天浙江20选5开奖号码 10bet娱乐城百家乐 上海麻将游戏大厅 闲来贵州捉鸡麻将 全民炸金花2017版下载 黑龙江11选5开奖